本報記者 陳雷 本報通訊員 夏惠萍
  5月21日晚上,民警從蕭山的一家KTV里,終於找到了已經離家出走一個月的女孩小小。
  4月20日下午,小小和媽媽在杭州建國北路的肯德基餐廳里吃東西,她突然從肯德基走出,就此失蹤了。
  小小在外面會不會遇到什麼事?什麼時候會回家?要不是出租車司機聶師傅細心,這事兒還真不好說。
  母親接到陌生來電:
  你女兒上過我的車
  小小今年16歲,在杭州的一所中學讀書。
  她母親蘇女士回憶說,當時在肯德基餐廳里,女兒說要去找一個男孩。她怕女兒學壞,就提出要和女兒一起去 。“哪知女兒突然就走掉了,一直都沒有找到。”
  4月23日晚,心急火燎的蘇女士接到的哥聶華打來的電話,問她是不是有女兒走失了。聶師傅說,當天晚上,小小搭乘過他的出租車,去了良渚物流中心。
  聶師傅是江西來的駕駛員,今年41歲。他記得,4月23日晚上9點多,在濱江高教園區上來了一男一女,說要去文一路教工路口。到了之後,又上來一男一女,要去文一路上的一家超市。
  到了超市附近,4人一陣折騰,好像是在交易手機,隨後三人離開。
  這時候,只剩下小小還在聶師傅的車裡,她說還要繼續坐車去良渚物流中心。剛剛賣了自己手機的小小,路上向聶師傅借手機登錄QQ和微信,跟朋友聊天。
  到了良渚,一個小伙子接走了小小。
  懷著一絲擔心,聶師傅從手機中查看了小小和網友的聊天記錄:這姑娘果然是從家裡跑出來的。
  聶師傅擔心發生意外,就繼續用小小的賬號和網友聊天,直到對方向他提供了小小父母的電話。聶師傅這才聯繫上了小小的母親蘇女士。
  民警加微信:
  聊了8天終於找回了她
  蘇女士和丈夫急忙趕去良渚派出所報案。
  良渚派出所民警通過調查,查看沿途監控,找到了當天在良渚接走小小的男子,得知了小小的微信號。
  問題是,如果直接叫小小回家,她會回家嗎?會不會適得其反?
  為了不讓小小警覺,民警用個人賬號請求小小添加好友。果然,小小連續多日一直沒有理會。
  5月12日,民警發現,小小通過了好友申請。
  通過微信朋友圈,民警試圖瞭解小小的情況,但是小小在微信中透露的信息並不多,只上傳過一些自拍照和酒瓶。
  這孩子,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啊。
  5月20日,小小在微信的朋友圈中發了一條信息:誰來幫幫忙,幫她開個KTV包廂。
  終於有機會了!民警馬上用微信和小小約好了時間,還向她問清了詳細住址。
  5月21日晚上,民警通知了小小的父親,一同前往所在蕭山的KTV。進入包廂的時候,小小已經在包廂里。
  找到女兒的瞬間
  父親哭了
  雖然光線很暗,但父親還是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女兒。他流著淚,將小小接回了家。
  民警瞭解到,16歲的小小已經多次離家出走。和小小的父母交談的過程中,她的父母都承認,平時管教女兒方式和方法有不恰當之處,經常忍不住動手打她。小小的母親承認,就在小小出走那天,在肯德基店里,她確實動手打了女兒兩個巴掌。
  孩子漸漸長大,教育更需要尊重啊。沒有尊重,哪來的溝通,又怎麼談得上引導?
  (原標題:少女小小一次有驚無險的出走)
創作者介紹

br06brgw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